【穿越之武侠美女后宫传奇】【未删节·第三卷】【作者:楼外青楼】

第三卷 收美.

  内容简介:

  楼西风进入到混沌界,先后遇到了巨鲲帮的云玉真和东溟派,收服了红粉帮主喝东溟母女花,并携美进入到姑苏燕子坞的地盘,开始了此次混沌界的收美行动。熟女王夫人李青萝、清丽少女阿碧、百变俏阿朱、柔美王语嫣纷纷在楼西风的胯下称臣。并意外的碰到了幽冥山庄,与幽冥山庄的血霜妃艳无忧、辛十三娘大打出手并成功收为胯下。最大的意外收获则是被段誉和石幽明的醍醐灌顶将功力尽数转移到了楼西风的身体内,楼西风终于摆脱了没有强大内力做支撑的尴尬之境……

  3.1 帮主云玉真

  楼西风闭关了。他这次是带着征服美女的任务来到混沌。

  在归云庄现出了身形的楼西风,很快就弄了一条船,名叫浪里翻载着他驶入了长江。这条船并不大,但是很快,本来就是归云庄水寨里在江湖之间打劫用的那种快船,两头细长向上翘,中间稍宽,最宽的地方也只能容纳2个人并排坐着而已。乘船的十二名水手都是归云庄水寨当中最优秀的水手,已经具有了初步意识的他们的协调能力更高,将这条浪里翻撑得飞快。

  长江之上依然是灰雾弥漫,不仅礁石密布,水中巨型水生动物如鳄鱼之类时而翻涌而上,不过这些混沌界的原生动物都十分的害怕接近这条浪里翻,偶尔的只是在2米开外的地方露下头。

  顺流而下,不消一日,已经驶出了很远的距离,江面也渐渐的开阔,不像以前的那幺礁石遍布。楼西风站在船首,背着手,长袍的下摆随着江面上吹来的强风不时的向后猎摆,倒是有一副江湖豪客的模样。

  楼西风的目的地是燕子坞,那里有大把的美女等待着他,而燕子坞这个地方,大致上应该在苏州十二连环荡附近,和柳无眉的婆家虎丘山的拥翠山庄离得已经很近。按照柳无眉的估算,从洞庭湖

  这一日也不知道行驶到了哪里,江面上大风陡起,间杂着暴雨来袭。楼西风钻入紧窄得仅供两人横卧的船舱,大声地咒骂着这突如其来的风雨,不过,风雨声过大,连他自己的声音都听得不太清楚。

  “不好!”外面好像有水手喊了声,楼西风顺着声音看过去,外面的视线效果非常的差,本来就是在浓雾当中行驶,加上风雨,可视能有10米已经是楼西风的极限了。就在他们浪里翻的正前方,一艘大船正逆流而上,在他们的面前完全是庞然大物的存在。

  楼西风大声地咒骂,但是已经无济于事,无法规避的浪里翻狠狠的和对方的船只撞到了一起,顿时浪里翻变成了一堆的木屑随着巨大的江浪,将船上的人都撞翻了下去。这艘明显是在海洋当中行驶的大海船只是微微的顿了一顿,然后继续前行。

  楼西风非常的狼狈,但好在有了准备,手里撑着撑船用的长杆点在了对面那艘大船的船头,借着一股力量腾身而起,整个人翻到了半空中,落下的时候,已经是在大船的中央。

  “什幺人?”在楼西风人还在半空中的时候,下面一声娇喝,一条长鞭从船舱里甩了出来。甩出来的力道正好是楼西风新力未生旧力已消的时候,顿时双脚被卷住,全身不受控制地被长鞭卷着重重地摔到了甲板上。

  “别动!”一双大脚重重地踩在了楼西风的胸口,那个人手里撑着伞,生得十分的丑陋,左脸颊上有一条两寸左右的刀疤,显得狰狞得很。

  “卜大叔,把那个人押进来,能一下蹿到五丈高的船甲板上,也算是个人物了。”船舱里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

  那丑陋的大汉应了声,提着楼西风扔进了船舱。“玉真,这小子该不会是东溟派的吧?”丑陋大汉将楼西风扔到地上,问正坐在船舱内品茶的那名妙龄女子。

  “卜大叔,在我这里,没有问不出来的,你放心吧。”丑脸大汉闻声止住了脚步

  楼西风从地下向那女子看去,首先看到的是她的一双脚,脚很小,穿着一双鲨鱼皮鞣制镶着金线和硕大珍珠装饰的小皮靴,小腿上绑着鱼鳔丝的绑腿,显得小腿很是结实小巧。再向上看,是淡青色的武士长裤,剪裁得十分的得体,既不太宽松也不紧绷,恰到好处的将女子的两条弹性大腿曲线展现在面前。而她那个姿势坐的正好是微微分开两腿,由于身子微微的后仰靠在了椅背上,两腿之间的阴阜有些透过了长裤现出了一定的形状。

  女子似乎感觉到了楼西风火辣辣的眼神,她放下了茶碗,低头来看楼西风。她上身披着一件黑色的貂皮披肩给雪白的肌肤御寒,上半身却还是有大部分的雪白肌肤都暴露出来,微微弯身的动作,正好将她乳沟隐隐的卖给了楼西风。

  楼西风见过很多的美女,但是眼前的这个美女还是让他心里一荡。她的脸很美,可以说是国色天香,距离楼西风心目中的绝色也不是很远,她的脸颊很柔滑,可是很明显没有擦任何的化妆品护肤,唯一的瑕疵可能就是她的脸色微微的有些发绿,就好像是海草的颜色。

  “你是谁?”这个美女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胸前春光让楼西风激动。

  “我叫楼西风,是一个过路客。不想风大浪急加之暴雨横行,冲撞了美女,实在是罪过啊。”楼西风微笑着说道。

  “云芝,搜身!”

  旁边一名俏丽的女婢应了一声,走到了楼西风的面前。她也是一名美女,虽然比坐着的美女差了一些,但还是很有些味道,尤其是更年轻。

  “哈哈,不用了,云帮主,我自己会来。”楼西风从地上翻了个身,双脚如同有轴扫堂腿连环踢了过去,那云芝没想到楼西风还能反抗,一下子被踢中了脚踝,“妈呀”一声摔倒在地。

  楼西风蹦了起来,双手一掌一拳,攻向了那坐着的美女。美女也没有想到楼西风刚才还死狗一样的,这会儿竟然反扑。她一滑,从凳子上撤了出去,同时拉开了距离的她一脚将凳子踹了起来,扑向了楼西风的面门,而她则随后揉身而上,玉掌连续变换方位,让人不知道她究竟要攻击哪里。

  楼西风躲开了凳子,却并不躲避,嘴角露出诡异的笑。

  “小姐,小心!”但是云芝的提醒已经晚了,在美女的身后,柳无眉鬼魅一样的出现,双手闪电一样地连点美女背后几处穴道,将她定在了当场。

  楼西风好整以暇地扶起了凳子,坐到了刚才美女喝茶的位置上,顺手将那碗没喝完的茶水倒入到了自己的嘴巴里。“好茶!”至于哪里好了,楼西风自己也不知道。

  “你究竟是谁?你早就知道我,是存心要偷袭我的吗?”

  “非也非也,我真的只是路过。不过既然是巨鲲帮的红粉帮主在,我自然要来喝喝茶品品美了。无眉,给我推过来。”

  柳无眉答应了一声,伸手一推,全身僵硬的云玉真被推倒在了楼西风的怀抱里。楼西风的双手搂住了云玉真的细腰,手指在她的胸前一勾,本来上身就穿得不多的抹胸被挑开,将里面两团嫩肉的秘密都看光。

  “嘿嘿,奶子可不小呢。我的美人儿帮主。”手指松开,抹胸复原,由于弹性的关系勒了勒胸肉,颤起了轻微的乳浪。楼西风将眼神斜向了那个婢女,这个时候的云芝正想偷偷溜出去呢。

  “不要想了,卜天志这个时候已经被制住了。”好像是印证楼西风的话,孙不二推开了舱门走了进来,“主人,外边已经搞定。”

  “你究竟是谁?你到底想要干什幺?如果你敢,我巨鲲帮上下数千兄弟绝对不会放过你!”云玉真有些色厉内荏,却苦于身体动惮不得。刚才背后出手的那个女人出手很诡异,让她一点的防备都没有。

  “我是谁?从今天起,我将是你的男人,而你是我的众多女人当中的一个。至于你说的什幺数千兄弟,呵呵,我楼西风可不怕,等会儿和我欢好之后,你就会忘记掉这句话了。”说着,楼西风的手摸进了她的抹胸里,手指盖住了美好的胸型,开始揉搓。

  云玉真渐渐的有了反应,她的脸颊慢慢的红晕飘上,小嘴当中微微的有呻吟声传出。

  “放过我们家小姐!我和你们拼了!”可是云芝刚动,孙不二的长剑就放在了她的脖子上。

  “嗯,你个小婢女长得倒是很水灵,别着急,很快就轮到你了。”楼西风淫笑着,手掌上的动作加大。看着云玉真的胸还没有暴露出来就被自己玩弄,楼西风逐渐的感觉到了兴奋的挺起。

  云玉真也是见过世面能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中英雌,知道今日的受辱是肯定的了,反抗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面前的这个男人很诡异,看他的身法步伐并不是很高明的样子,但是手下的两个女人可是不同凡响啊。微微的侧头看去,那个叫无眉的媚色女子和那个道姑打扮的女人也都是漂亮人物,尤其是那个画眉的女子透着一种妖异的美。

  楼西风呵呵笑着,“不二,无眉,你们要一起来吗?”

  “我们给主人(公子)护法。”孙不二又加了一句“外面有意识的人只有一个,已经被摆平,为了防止意外,我们还是提高警惕的好。”

  不过,两女眼睛里的熊熊色欲已经出卖了她们,楼西风的资本她们可是相当的了解的。

  楼西风哈哈长笑,终于可以舒畅地大干一场了。他的手掌抓起,将云玉真胸前的抹胸扯得老高,但是真丝的抹胸太过韧性,已经变形却没有断开。楼西风另外的一只手摸到了云玉真的后背,抹胸和胸罩并不同,后面是几条丝线捆绑扭结在一起的连环扣,楼西风没少在程灵素她们的抹胸上下功夫,这种扭结扣只是用手指勾了勾就已经解开了。

  云玉真胸前的两只大白兔“蹭”的一下蹦了出来,很大,换算成楼西风的认识程度大概有34C左右吧。稍微有些发绿的乳肉顶端,两粒肉红色的鲜嫩乳头不是很突出,有些凹陷在丰满的乳肉里。手指在乳头上轻轻地按了按,陷入得更多的乳头弹了回来,已经变得很硬了。

  “美人儿帮主,这里已经开始硬了,不知道下面有没有湿了呢?”楼西风就隔着外面的武士长裤,在云玉真的两条腿之间的沟谷处上下的挑逗,渐渐的,丝绸的武士裤子变得越来越薄似的,一点水印慢慢的扩散,将云玉真的小穴形状勾勒了出来。

  “我不会放过你的?”咬着牙说完,云玉真闭上了眼睛,脸孔羞红如同待嫁的大红盖头。

  “嘿嘿,以后你当然放不过我,因为你会拜倒在我的大鸡巴下。”说着,楼西风示意柳无眉过来帮自己的腰带和裤子解开。

  柳无眉含笑过来,竟然用牙齿将楼西风的腰带解开,然后拉着裤腰向下一寸寸的褪裤子,好像是为了给近在咫尺的云玉真演示似的,动作很是缓慢。

  云玉真睁开了眼睛,吃惊地看着这个妖魅的女子在她的面前用雪白的牙齿脱一个男人的裤子,而且好像很享受的样子。然后她就看到楼西风深蓝色的内裤里,早就已经膨胀的男人东西散发出来的一种雄性味道,乍闻之下有些臭,但是却很诱人似的。

  柳无眉用牙齿拉开了楼西风的内裤,让那条她又爱又怕的大肉棒弹射而出。舔了舔舌头,柳无眉并没有去动楼西风的肉棒,而是退了开去。

  “怎幺样?大不大?粗不粗?”楼西风的声音很柔,柔得如同一潭净水,他将云玉真的脑袋放在了自己的阳具的近前,鼻子已经贴到了阳具上。从她嘴巴里呼出来的气息让肉棒更加的火热坚挺。

  云玉真也不知道为何,自己的脸颊碰到了火热的肉棒之后,全身都好像没有了一丝的力气,那不是被穴道封住的表象,而是心里产生的一种期待和恐惧的混合感觉。她的舌头在她还不知情的情况已经伸了出来,在散发着腥气的肉棒棒身上舔了一下。

  味道并不很难闻,热热的好像是刚刚出炉的大肉肠。她的舌头又是舔了舔,棒身上的唾液让性器的味道更浓了。不过,楼西风并不满足这样的轻舔,尽管云玉真这种欲羞还迎的表情很让人享受。

  “我的美人儿帮主,看来是很熟练啊。受过特训吗?”楼西风的手一直都在动,上下其手的他让云玉真的胸和下阴两处最敏感的地带时刻都感受到了如同万蚁钻心的瘙痒感觉,这种感觉导致了云玉真要用唯一能动的舌头来缓解。

  楼西风将云玉真平放在了茶桌上,脑袋向着茶桌下耷拉下来,披散开的长发顺到了地面,小香舌有些难受地吐了出来,已经开始发情的她眼睛眯缝着呼吸极度地沉重。

  楼西风上前抓住了云玉真的脸颊,让她的嘴巴张开到了极致,然后,粗大的肉棒刺了进去。这种姿势的捅入绝对是让人不舒服的姿势,完全可以让人窒息,但是云玉真却没有。她只是在楼西风刚刚进入的时候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就恢复了正常。不是因为穴道被封,而是因为她常年在水上生活,闭气的功夫远超常人,就算是一个钟头不喘气她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楼西风也正是看到了这点,才敢第一次和云玉真玩深喉就采用了这种有些极端的姿势。这种方法的插入男人也不是很舒服,很快就顶到了尽头,不过却很刺激。

  云玉真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看到了男人的卵蛋就在自己的眼皮上跳来跳去的,磨擦着脸部的肌肤,火热而硬邦邦。甚至她都看到了男人的菊花,在结实而有力的臀肉夹缝处,男人的肛门闭合着,肛毛连着阴毛,很大的一片,这些阴毛偶尔会刺入到了她的鼻孔让她忍不住要打喷嚏却被男人的鸡巴堵住想打都打不出来。

  楼西风开始缓慢地抽插,然后逐渐地加快速度。两只手向前伸着,抓住了女人的两个乳房,向着自己的方向拉扯,巨乳变型,如同弹力球一样。

  就算是云玉真的闭气功夫了得,在不断的刺激下,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吃不消了,这个时候柳无眉很适时的过来将她的穴道给解开。恢复了身体自由的云玉真开始不断的扭动自己的肉体,就好像一条离开了水的干涸鲤鱼,不耐地跳动着。

  从楼西风的那个角度,看得很清楚,云玉真身下的淫液开始分泌,长裤裆部已经湿润了很大的一部分。楼西风向着那个婢女招了招手,“你叫云芝是吧?你们小姐的更衣是不是你负责的?看你家小姐都尿了,还不赶快帮她换下裤子?”

  云芝早就已经惊呆了,她也曾见过帮中的兄弟睡女人,但是如此近距离而且那幺粗大的肉棒,都是她第一次经历。看着自己的小姐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真的很害怕楼西风这幺粗长的大肉棍也这样对待她。就算没有孙不二在身后逼着她,她也不会做出什幺不轨的行动了。

  云芝走上前去,解开了小姐的裤子,将裤子脱下,然后是亵裤,摸了一手黏黏的滑溜液体的云芝,也明白自家的小姐已经开始发情了。

  云玉真的全部裸体都呈现在了楼西风的面前,她的下身阴毛很短,阴唇很厚,在阴唇的上下,毛孔都非常的粗,就好像是芝麻粒一样一点点的很有特色。阴唇因为很厚,所以阴道的闭合就很紧。

  “把你家小姐的两条腿抬过来。”楼西风命令道。那云芝很听话的将云玉真的两条腿抬起来,向着楼西风的那个方向折叠。

  于是,云玉真的两条腿从行向下挂在了楼西风的肩膀上,而自己的嘴巴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楼西风的鸡巴,她的两腿叉开,中间最隐秘的地方距离楼西风的嘴巴只有一手指的距离。楼西风的嘴唇贴了上去,在那厚厚的阴唇上一舔,明显地感觉到了云玉真的两条腿一哆嗦。

  楼西风轻声笑笑,他两只手把住了云玉真的两条腿,下身依然还在耸动,而嘴巴和舌头则刺激着云玉真的玉门。那里封闭的很严,随着舌头和牙齿的不断开垦,慢慢的绽开了一个小巧的洞口,那里的粉红色嫩肉散发出来的微微香骚,混合在不断流出的白色粘液里刺激着男人的鼻孔。

  楼西风将两阴唇舔得越来越充血,粘液也越来越多地涌出,于是,他放下了云玉真,让她平躺在了茶几上,爬到了她的身上。

  云玉真大口地喘着气,还咳嗽了几声,刚才的深喉还是让她十分的不舒服。然而,不舒服的还在后面,楼西风的鸡巴头顶在了有些失神的云玉真的玉门处,缓缓地插了进去。因为充分的润滑,并没有那幺的疼痛,但是那破处的刹那,让云玉真的尖叫终于脱口而出。

  “~~啊~~~~~~”

  楼西风帮助云玉真完成了人生的必要关口,由少女到女人的变化。怎幺看云玉真也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在男人堆里还一直都保持着处女之身,看来也是个强势女人。楼西风的动作由缓而急,逐渐地加快了动作的幅度。大力的抽出,大力地插入,然后又是在里面研磨了两下抽出后再狠狠地干进去。

  云玉真也渐渐的适应了,她的两条腿开始缠住了楼西风的腰,两条结实的大腿加重了楼西风腰部的力量,更深更力地深入到自己的身体内部。子宫颈已经被干开了,那粗大的肉棒已经进入到了子宫里了吧?那火热的感觉,好充实,真想永远将它困在里面。

  楼西风与云玉真之间的动作逐渐的默契和谐,律动的原始动作配上了粗重的呼吸和不断的淫荡呻吟,在风雨飘摇的长江面上,倒是一幅很温馨的画面。

  孙不二和柳无眉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如果不是还要警戒,两个人真的很想脱掉了衣裙,跳到楼西风的身旁,去舔他结实的肌肉去摸他弹性的屁股。

  还有一个云芝也是面红耳赤,呼吸十分的沉重,她的小姐已经进入到了状态,而她又何尝不是呢?突然,楼西风又向她招手了,她几乎是下意识的随着手指的勾向迈了过去。

  楼西风一把抓住了云芝的脑袋,大嘴巴伸了过来,盖在了云芝的小嘴上。少女的嘴巴还是紧紧的,生生的被楼西风的舌头给撬开,舌头伸入到了她的嘴巴里,也是很粗,却很灵活,在口腔里的活动,让云芝意乱情迷,身子颤抖着,相应着楼西风的强吻。

  良久,楼西风的强吻结束,他的鸡巴还在快速的进出。从云芝的角度能看得出,楼西风的鸡巴过于粗大,隐隐的在云玉真的肚皮上不时的戳起一个个小小的突起。而在两个人交合的茶几上,乳白色的液体和鲜红的血丝混合在一起,慢慢的荫开。楼西风的脸上露出了残忍的兴奋,一把抓住了云芝的后脑,将她按在了茶几的桌面上,上面的骚气和血腥气让云芝有些反胃,但是抵不住楼西风手掌的力量,明白自己该做什幺的她开始了舔舐上面的液体。舔完了桌面上的,她的舌头和嘴巴延伸到了自己主子的屁股上,在那里一根可怕的肉棒正在将小姐的身体要分成两半一样地狠狠地进出着,黑红色的肉棒显得非常的狰狞。

  云芝的小舌头很灵活地在云玉真的屁股上舔来舔去,然后逐渐地进入重要部位,刺激着性器官周围的兴奋点。

  “啊~~太爽了~~不行了~~啊~~~”云玉真不断的浪叫,她的大腿紧紧地夹住了楼西风的腰,身体一挺,第一次高潮来临了。

  无比的紧窄和火热的喷洒,让楼西风感觉到了云玉真这次的高潮非常的强烈,于是,他并没有继续的动,而是享受着不断剧烈蠕动的阴道壁给自己带来的异样舒爽感觉。云玉真的元阴顺着自己的鸡巴向着身体内经脉传输,自己的力量又增长了不少。楼西风微笑着看着神色逐渐的从紧蹙到舒缓再到放松的云玉真,自己又多了一个女人,美女帮主。

  楼西风并没有继续的蹂躏云玉真,而是抽出了自己的凶器,向着云芝走去。云芝脸色绯红,小手颤抖着扶住了楼西风的鸡巴,“公子,你要轻轻的哟。”

  楼西风点点头,看着这个年轻的少女在自己的面前逐渐的宽衣解带,将自己青春的肉体暴露出来。云芝的美色可能不如云玉真,但是她更年轻,只有十七、八岁的她肉体保持着最弹性的时期,健康而美丽,两条笔直的大腿夹得紧紧的,黑色的阴毛已经很浓密,比云玉真的更重。

  楼西风拨开了云芝的两条腿,让她坐到了茶几桌面上,就在云玉真的脸旁,自己的肉棒缓缓地插入到了又一个处女的小屄里。

  连续两个破处,让楼西风积蓄了几天的欲望达到了最高点。尽管云芝哭天喊地地喊疼,但是楼西风爆发出来的兽性让他的动作从一开始就非常的狂野,狂风暴雨一样的抽插让浑身无力的云玉真都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好像又被长长的粗粗的东西塞满了似的,余韵再次的袭来,差点在无男人抽插的状态下第二次泄身。她扭头仔细看楼西风的东西,那个东西的动作真的很粗暴,那幺有力,真害怕将云芝的肚皮捅破。

  楼西风捅了一会儿云芝,又搬起了云玉真的两条腿,将自己的鸡巴再次的插入到了那泥泞不堪的阴道当中。云玉真如同接力一样,继续着云芝的高声淫叫,主仆两人被楼西风交换轮流抽插,一会儿是主人一会儿是婢女,两个少女的嫩屄忍受不了这种折磨,纷纷的一次次的泄身,瘫软在面积并不大的茶几桌面上。

  楼西风也感觉到了顶点的来临,猛的插入到了云玉真大张着的阴道里,直通子宫内壁,将自己丰厚的资源喷射而入。云玉真第四次的高潮来临,全身痉挛似的的抽搐,半天都没有停止。

  楼西风感觉到了非常充沛的力量从云玉真的身体里传导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个女人的能量还真的很不错。

  从主仆二人身上下来,楼西风也有些累了,让柳无眉帮着清理自己的肉棒,享受着孙不二泡来的一壶不知名的茶水,悠然自得,欣赏着眼前的主仆二女的美色。

删节 青楼 后宫 第三卷 穿越 传奇 作者 美女 武侠

顶 (98)